当前位置:欧福婷旗舰店 欧福婷公主裙—欧福婷童装官网资讯易烊千玺粉丝讲述自己疯狂追星路
易烊千玺粉丝讲述自己疯狂追星路
2022-10-05

从蹲点机场接送明星导致现场秩序混乱甚至飞机延误,到一掷千金包揽多地广告牌甚至命名星星为明星庆祝生日,“追星族”的疯狂形象在公众视野里一直很是复杂。

2016年中国公司搜狗和音悦台共同发布的《中国粉丝追星大数据》显示,47%的粉丝介乎20至29岁之间,超过半数粉丝拥有大学及以上学历,追星人群呈现年轻化和高学历的特点。其中,偶像组合TFBOYS(The Fighting Boys,又称加油男孩)成员易烊千玺是中国最受欢迎的年轻偶像之一。新浪微博上,他的个人认证号有超过6000万粉丝,人气超越许多老牌的明星。

大至他取得的每一项成绩,小到他发的每一则社交网络帖子,都牵动着底下的千万名“千纸鹤”。“千纸鹤”是易烊千玺粉丝的昵称,取他名字中的“千”字,以及千纸鹤的美好寓意。

许小鹤(化名)就是这千万名“千纸鹤”之一。从对易烊千玺无感到疯狂,仅仅花了她五个月时间。如今,为了一睹偶像真面目,她不惜高价购买“黄牛”票。BBC中文与许小鹤进行了长谈,试图从这个追星样本一窥中国追星族的心理。

无感到沦陷

在成为一名“千纸鹤”之前,许小鹤和大部分医学系研究生一样,每天沉浸在实验室里重复着机械性工作,一次次失败,又重新做实验验证,期待着早日发表论文。

她梳着齐肩短发,留有几撮空气刘海,皮肤白嫩,鼻梁笔挺,高兴时露出梨涡浅笑。她平时一般素面朝天,喜欢T恤和牛仔裤的清爽打扮。

许小鹤小时候学过跳舞,也爱好唱歌,经常模仿不同歌手,挑战各种曲风,从高中开始就参加校园歌唱比赛,屡次获得好成绩。因此,许小鹤的眼光和心气都很高,对待歌手的表现更是挑剔。很长一段时间里,许小鹤对TFBOYS组合并不感冒,觉得他们没有令人惊艳的作品,偶尔还会嘲笑那些对组合非常狂热的“妈妈粉”和“女友粉”(网络用语,常指把自己当做是偶像的妈妈/女友来爱护的女性粉丝)。

但90后的她陷入的过程非常快。今年5月,手机软件给她推荐了一首易烊千玺的《Nothing to Lose》。许小鹤这才发现他的个人音乐风格独特,打破了她脑海中TFBOYS《青春修炼手册》那种单一舞曲的形象。她开始搜索易烊千玺其它作品,形容他的声音有磁性,犹如低音炮,但又不失少年的清新淡雅感,真假音切换气音都把握得很好。

从那天起,许小鹤开始恶补关于易烊千玺的一切资讯和过往视频资料,努力寻找自己和偶像的各种联系。

2013年,许小鹤养了12年的猫去世了。那一年,TFBOYS刚出道,而易烊千玺出了名的爱猫,家里也养了三只猫。

易烊千玺会演奏架子鼓、葫芦丝,舞蹈了得,书法还得过许多奖项;许小鹤自己也是从小被爸爸带去学习很多才艺。

许小鹤的外公也姓易,和易烊千玺一样家乡都在湖南。易烊千玺射手座,许小鹤白羊座,星座上非常配……这些对于许小鹤而言都不只是巧合,而是冥冥中的缘分。或许是内心刻意的投射,许小鹤在易烊千玺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她认为他是平行时空里成长得更加优秀的自己。

“我室友那几天说我疯了,”许小鹤说,“她们说我是张口闭口‘易烊千玺’,然后身上散发恋爱的酸臭味。”

挣扎

开始追星后,许小鹤和“千纸鹤”们有了共鸣,她想要加入有身份认同感的团体。微信和腾讯QQ上大大小小的易烊千玺粉丝群,她一共加了6个。由于表现积极,她还在一个204人的微信群里升任管理员。

除了粉丝自发获取偶像资讯的行为,当前互动式的偶像营销模式下,演艺公司和营销团体为粉丝全天候全方位地更新艺人信息,渗入粉丝的日常生活。新浪微博的超级话题功能就为艺人运营粉丝业务提供了一个独立的话题管控圈子。艺人的官方团队鼓励粉丝在超级话题页面发帖,或是在发送微博时带上明星同名话题的标签,微博通过发帖数,阅读数以及相应的转发,评论和点赞量来统计明星热度。

截止发稿前,根据新浪超话社区的统计,在第42周(10.15-10.21)的明星榜上,易烊千玺的超级话题影响力排在第四位,拥有331万粉丝。同组合的王源在榜单上位列第二名,王俊凯则是第八名。这些排行榜对艺人的商业代言价值有很大影响。

许小鹤说,许多粉丝为了自己的偶像排名靠前,会争相发送与偶像相关的话题帖子,或是转发,点赞,评论帖子,以及参与各种投票,这种行为粉丝圈内称为“打榜”。许小鹤虽然不热衷于“打榜”,但也不时参与易烊千玺相关话题的发帖。超级话题的发贴需要遵守一定的规范,发布有损偶像形象及权益,或是发无关广告的用户和帖子都有可能遭到屏蔽。粉丝在浏览及发送超级话题帖子时,还会互相监督。

许小鹤近期发布的一则带有超级话题标签的帖子,本是出于善意,却被部分粉丝指责违反了规范,要求她删除帖子。

9月17日,易烊千玺作为新生代表在中央戏剧学院开学典礼上发言,发言原文,班级合照以及同寝室的室友照都在社交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许小鹤也特意发送超级话题帖子来纪念。

她说“真好,阔别三年后,又有同学和舍友了”,并配上易烊千玺的班级合照和与室友的合照,其中班级合照还放大突出了他和室友胡先煦紧靠在一起比出“V”字手势的动作。

被劝删后,许小鹤更换了配图并设置了“好友可见”。但有粉丝认为易烊千玺的超话里面不应该突出其他人,以免将热度分给其他艺人,要求她删帖。

其他粉丝在评论里面劝许小鹤删除相关带有超级话题标签的帖子起初,她还会反驳其他粉丝的评论。“很反感,感觉上纲上线。”她说。但最终,她出于担心帖子对偶像造成不利影响和自己被禁言的风险,把微博配图换成了易烊千玺曾經发在Instagram上与小猫击掌的照片,又将帖子设置成“好友可见”。

疯狂

这次事件并没有影响许小鹤追星的步伐,她每天还是一边在实验室做实验,一边通过各种APP紧追偶像的最新资讯。

“每日就是看着看着也笑出声,内心会有触电的暖流。”如今许小鹤看易烊千玺的照片或关于他的资讯新闻,都会露出“姨母笑”(无比宠溺,姨母般的微笑),或者那种双手捂脸颊的害羞痴笑。

许小鹤的收入主要来自医学院读研的补助金和母亲的财务支持,平日花费比较节俭,以往不追星的时候,每月平均花费基本大约1000元人民币。但在追星上的费用,她却显得大方许多。

今年五月份“入坑(刚刚进入某明星的粉丝圈子)”以来,她参加明星见面会,购买易烊千玺代言的产品,例如阿迪达斯(Adidas)和沙宣,还有大小周边,已经花去将近9000元人民币。

11月28日是易烊千玺的18岁生日,他可能会在杭州举行的成人礼,由于门票不作公开售票,粉丝们只可以参与由官方途径或与品牌合作的门票抽奖或赠票活动, 中奖机会很低。许小鹤务求获得一票,与五家“黄牛”票代理订票,光是订金就付了2600元。

为了保证顺利参加生日会,许小鹤“试水”预订了10月14日“千玺之夜”见面会的入场门票,先后共支付5000元给三家“黄牛”票务代理。谁知会场管理非常严格,大批预订“黄牛”票的粉丝被拦在门外。“试水”失败,所幸许小鹤也收到了退款。

许小鹤联系的“黄牛”票代理中,有一位直接报出了今年生日会门票的全款价格,光是看台的位置就要 2600至3200元。如果想要挑选内场靠前的座位,有粉丝告诉她,去年的价格高达一万多人民币。为求与偶像庆生,她估计最终要花2000至5000元不等用于购买门票。

经常有人批评,这批粉丝为偶像打扫金钱是一种恶化的消费主义,但在她心中,消费是值得的。

图片版权CNS

许小鹤以前也喜欢过其他明星,例如通过“快乐男声”出道的魏晨,还有日本演员小栗旬,韩国歌手郑容和,但都过程短暂,仅花几百人民币,买过一些他们的周边产品,没有倾注太多感情。

但易烊千玺对于不轻易崇拜偶像的许小鹤却是“市面上无法复制的孤本”。谈起偶像,她看到的每一面都几近完美。“仰望一个发光体,会想要靠近和追寻,”她说,活生生的偶像能帮助她“释放每日多巴胺和燃烧卡路里,让人明白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许小鹤坚信,虽然自己追星时间不长,投入的花费也不是最多的,但她和易烊千玺的联结是非常独特的。

如果哪天偶像谈恋爱了,许小鹤觉得自己也能接受,不会“脱粉”,反而能立刻转换成“妈粉”,尽管易烊千玺已是她婚恋的理想型,眼里除了他很难再看上其他人。

如您使用平板,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